我是不喂班卐主卍任吃死杠不改名


然而班卍主卐任神tm居然是敏感词


所以班卐主卍任名字被我放入昵称


CN爷爷 fo前请看置顶 请勿踩雷区


慎fo 拒踩底线者 拒踩雷者


拒挂 拒撕 拒ky 拒sb


其他请观看置顶 谢谢观看我介绍

【金钱/联文】七夕贺文

我怎么就成世界珍宝了,我好无辜QAQ

小钱钱一箩筐:

——咱筐为了七夕狗血出来的金钱联文
——主要规则:定首尾句的联文
——策划:@黑矮星 定第一段的首句与尾句
——第二位写手以第一位的最后一句为首句,以第一位写手规定的句子为尾句
——有甜有虐有肉,总之看了就知道(反正作为本篇整理和发布者的某管理,我并没有看懂剧情是啥哈哈哈哈嗝
【警报:请勿在喝水或进食时观看】




正文:

@黑矮星 
规定首句——你别说了。
规定尾句——他躺下了。

第一位:@不喂班主任吃死杠不改名 

“你别说了,阿尔,就算你再怎么不承认我也是你的爸爸,来龟儿子,叫声爹!”
“耀啊,你刚刚叫我龟儿子是不是”
“是啊,怎么了,龟儿子”
“那你不就是王八了吗?王八=龟,哈哈哈哈哈哈”
于是阿尔因为王耀的中华锅倒下了。
“啊,他躺下了”

规定尾句——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。

第二位:@あめた 

“啊,他躺下了。”
分明呆毛还在不停的抖动。
王耀无奈地上前一步,手抚上他的侧脸。
“阿尔……”

“你TM装睡是没有用处的!你还欠我钱没还就像死那可没门!”白皙的手掌拍在脸颊上“啪啪”响。
阿尔弗雷德彭的一声坐起来,把没有丝毫防备的王耀压在地板上。
“耀!你怎么可以怎么无情!”
“你难道忘记我们的第一次做爱吗!”
啊……是啊……
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。”

规定尾句——你曾经爱过我。

第三位:@杳寂 

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。”
王耀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回响,然后,他醒了。
起身,天未明。华灯未歇,夜凉如水。街上行人少有,零星更是步履匆匆。想必是急着赶回那个温暖的、思念着的家吧。
是的,曾经的他也是这样。有他在的家是白日的挂念,是未来的期望。只要想到就能在嘴角弯起微笑。不过,说了是曾经呀。
枕边无人,自然是没有温度。这是第几个夜不归宿了?他迷迷糊糊地想。把脸颊贴在玻璃上,冰凉唤回了少许清醒和理智。
哦,他早就搬出去住了。
那可真是段难熬的时光。他想。不知从哪儿听到过一句话,“黎明前的夜最黑”,也是最适合形容当时的话了。
还是梦到他,梦到那段无法割舍无法忘记的时光。但是梦醒,终成空。那是会在记忆中永远闪亮着的日子,耀眼,也滚烫。一直烫到他心里去。伤口的表面看似结痂了,实则一直在向内溃烂。
什么时候才能好呢?
似乎过了很久。东方渐渐亮起曙光,将沉黑用蓝灰替代。暖色渲染了光明,也渲染了希望。朝阳,是能让人燃起希望的东西。
现在,睡吧。
“你曾经爱过我。”

规定尾句——我不想听。

第四位:@夏循 

“你曾经爱过我”
阿尔听见王耀像叹息一样的声音,按住他的双手瞬间力气都被抽空。
“我能怎么办呢,我也很绝望啊,那是麦当劳限量的巨无霸憨八嘎,里面足足多了一倍的培根和芝士啊。”
他突然哭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。
王耀接着长叹一声。
“我不想听。”

规定尾句——死扛是世界的珍宝。

第五位:@美利奸小伙 

“我不想听。”
其实这句话无数次在王耀嘴边徘徊,想说出来,又咽下去。他不想伤害阿尔弗雷德,那个孩子气的美国人,总是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,麦当劳推出的新品,漫威刚上映的电影,美国队长的新手办,对于这些,王耀一概都不懂,他也试图去了解阿尔弗雷德,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初吸引他爱上这个美国人的一些东西,如今却成了困扰他继续爱下去的阻碍。
当初,是因为什么分手?王耀久久的盯着阿尔弗雷德曾经坐过的沙发发着呆。是因为性格不合吗?好像不是,那是因为……
他突然想起来了,是因为阿尔弗雷德说的那句话,让他下定了决心,说出那句“我不想听。”
阿尔弗雷德说,死扛是世界的珍宝。

规定尾句——如果一无所有,你是否还会爱我。

第六位:@唐妆 

阿尔弗雷德说,死扛是世界的珍宝。
王耀不禁想笑,他的味觉和他的脑子一样有问题。如果不是这样,为什么在自己提出分手时他会毫不挽留的离开?是的,明明是他提出分手,为何自己看起来像是被甩的。
他疯了,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忘记阿尔弗雷德的。
不行,做不到,一闭上眼,满脑子里都是与他的种种曾经,他失去不了他了,像是鱼儿离不开水。他的家人都认为他疯了,为了一个男人自杀?
“你如果真这样,继承人的位置你就别想当了。”
弟弟妹妹害怕自己,他们眼中的哥哥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魔鬼,他们怀疑自己的精神有问题,于是自己就到了这个地方,精神病院,除了白色一无所有的地方。
是的,一无所有。
“如果我一无所有,你是否还会爱我。”

规定尾句——死去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。

第七位:@青青子衿 

“如果我一无所有,你是否还会爱我”
这个问题,之前似乎是问过那人的。
那时我依靠在他的左肩,正是下午的时光,周围树枝上爬着的蝉也似乎都安分下来,只有偶尔扑闪翅膀的声音和树叶被吹动的轻微“沙沙”声,闲适的暖风吹起夹在耳旁的几缕发丝,新翻泥土的气息和太阳淡淡的暖意随着风萦绕在鼻尖。
——他转过头来背着阳光面朝我笑,不过那时候他的回答也是早已忘却了,不过是像泡沫一样,是个甜蜜的谎言,总有一天会在初生阳光的照耀下破灭消失。
在病院里的生活并不好过,穿着白色大褂的护士和医生,在我的眼里不过是披着虚伪面具的死神,也就只有在短暂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内能阅读一些书本,来消解我的忧愁。
记得一本书上写到“死去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。”
我曾一度相信句话是对的,因为在他离开我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脏像是被千根银针刺穿,即便取出针,留下的伤口依然不会愈合,反而当风吹过时会引起一阵剧痛。直到我听见从走廊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脚步,鞋跟和地砖碰撞而发出的“嗒嗒”声,他打开门,站在门口——穿着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件还带着褶皱白色衬衫,向我伸出了他的手。当我触及他的手掌,依然是熟悉的温度,心脏仿佛又重新开始跳动
放他妈的狗屁,那句话全部抛在脑后,之后多年之后,我才偶然想起这句话,怎么说来着?
“死去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。”

规定尾句——有你,真好。


第八位:@不喂班主任吃死杠不改名 

“死去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”
轰的一下,王耀突然被一声巨响惊醒,什么嘛,原来是梦啊,能产生那种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梦啊。很短暂的时间,却好像很漫长,但是梦又很容易忘,早上一起来,便忘记了很多,即使很想回想起来了。看向隔壁家散发的滚滚黑烟,估计刚刚亚瑟有炸厨房了吧,王耀嘴角挂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容,摇了摇身边的阿尔,喊来一句“龟儿砸!起床啦!你还欠老子钱没还啊!”
“md,别冲老子耳朵喊啊!”阿尔一个转身压在了王耀身上。
“起来了?等下,死胖子!!你TM想干嘛?”王耀盯着顶到胯间的巨大,咆哮着。
“早间运动~”
半小时后
“耀~有你真好。”

规定尾句——大河向东流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!

第九位:@没吃药就跑出来的鲲 

“耀,有你真好……”王耀听了这一句,面颊上不禁带上了些许红晕:“阿尔.......”
突然,阿尔说“王八爹!”
王耀一巴掌呼了过去“日!叫谁呢……”
阿尔一惊,一咂嘴,突然灵机一动“嗯.......我叫亚瑟呢!”
王耀别有深意的笑着说“哦~是吗?!”
厨房里的亚瑟打了一个喷嚏,弗朗西斯在亚瑟旁边骂“喂!死扛笨蛋!你是要毒死我们吗?”
突然,在房间里传来一阵歌声:“大河向东流啊……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……”

规定尾句——遇见你,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。

第十位:@あめた 

“大河向东流啊……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……”
王耀一个激灵,腾的一声飞奔过去按住自己的手机。
但为时已晚。
歌曲已经自动切换到威风堂堂,开屏的娇喘一字不落地传进阿尔弗雷德的耳蜗里。
“嗯?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耀啊……”
“不是你听我解释!”这是我妹湾湾弄的!但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阿尔弗雷德推到在茶几上。
“小耀不用解释啦☆hero知道你想做……刚才才有早间运动呢,真是欲求不满。”
王耀想要反抗,无奈手被对方单手擒住,动弹不得。
“阿尔……唔!停下!”
胸口的红樱被挑逗的充血挺立。
“停下?那可不行。”阿尔弗雷德笑得见牙不见眼,讨打气质堪比奸商时期的王耀,“hero是不会接受反对意见的哦☆”
随着布帛破碎的声音,最私密的部位就那样暴露在侵略者如狼似虎的目光下。
吻在胸口处密集,顺着锁骨一路啃咬着,留下草莓般微小的欢爱的烙印。
“唔……别……”后x被探入的疼痛感让王耀倒吸了一口凉气,可作俑者却仍笑得一脸天真无邪。
“这里吗?还是……”手指猛力在最深处搅动,“这里?”
“唔!阿尔……哈啊……”
肉x在润滑油的帮助下一插见底。
“耀不是也很满足吗?”阿尔弗雷德耸动着腰,靠上前在他的耳垂上啃咬一口。
“阿尔……”
“嗯?”阿尔弗雷德笑着,搽去王耀因高潮而朦胧聚集的泪水。
“……唔嗯……我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“我也爱你。”
遇见你,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。

规定尾句——如果你再不还钱,今晚你别想上床。

第十一位:@水深Mizu 

“遇见你,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。”
“放屁,这句话你已经对我说过多少次了?”
王耀恶狠狠的看着某只坐在地下仿佛摇着尾巴的金毛,完全不理会阿尔弗雷德的告白攻势。
自从那天晚上王耀稀里糊涂的被阿尔拐上床之后,他的腰似乎就没有一天好过。
每当王耀第二天醒来时,他都能准确的感觉到后x里还黏黏糊糊,根本没有清理干净。
还有两腿之间黏黏的稠物,再怎么也忍不了了。
那种奇怪的感觉在王耀坐起来那一刹那都显得不过如此。
“腰!!我的腰!!阿尔弗雷德!!我操你大爷!!”
王耀清晰的听见了自己腰部骨头清脆的咔嚓声,看着旁边仍旧睡的跟死猪一样的美国人,王耀暗暗决定要像个办法。
翻旧账是王耀非常擅长的事情,以前和阿尔弗雷德的日常就是这个。
当他找到自己藏在柜子里的银行卡时,有些激动的开始查询余额。
“您好,您的银行卡只剩下9毛钱……”
从那天起,王耀每每看着阿尔弗雷德游戏里多出的绝版装备时,他就恨不得砸了电脑。
“如果你再不还钱,今晚你别想上床!”

规定尾句——我们与亚当和夏娃一样。

第十二位:@涂涂 

“如果你再不还钱,今晚就别想上床!”
王耀看着自己喊出这句话,然后闭上了眼。
他下坠,陷入时空的漩涡。他已经在这里活了很久,每天重复地观看一幕幕情景剧一样的场景,他看着王耀和阿尔弗雷德互相怀疑,互相痴迷,互相纠缠。他看着他们的爱情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只有偶尔热泪落下。
他不认识阿尔弗雷德,也不认识认识王耀的那个阿尔弗雷德。他怀疑自己是个疯子。
如果不是,那为什么他能够清晰地记得阿尔弗雷德身体的每一道曲线,他的温度,他的皮肤的触感;为什么他会感他们所感,在尖锐的时候心痛,在温暖的时候微笑。
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,这个陌生而鲜活的人流淌在他的血液里,哪怕只念出他的名字,心与灵魂也会颤抖。
这样的日子王耀过了太多,又或许很短暂。他与时间没有见过面,阿尔弗雷德与王耀的爱情是他的全部生活。
就这样吧。他回忆起阿尔弗雷德赤裸的身体,绝望地想。
他坠的更深。
深秋,一树一树的火在远方燃烧。白炽灯强行照在王耀的脸上,他不得不摆正出神的视线。
“你最近觉得自己情况怎么样?”
医生穿着干净得发青的白褂,投来温柔而坚定的注视。
一样温柔而坚定的注视。
“……王先生?”
“我在听,医生先生。”
王耀眨眨眼,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。刚才无神的双眼突然溢满张扬的神采——
”王先生?我叫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,我最后问一遍,我的爱人,王耀在哪里。”
得不到答复的他变得愤怒:
“你们还想关我到什么时候?我根本没什么狗屁精神病,你们这群疯子!“
”政府到底他妈的在搞什么鬼?“

王耀眨眨眼,突然陷入诡异的安静。眼前的人手脚都在发抖,眼睛却坚定地直视前方。
“你们是谁?”
“法律在看着这一切。”
他生硬地开口。

王耀又眨了眨眼。
“如您所见,医生,我越来越不能控制我的意识了。“
接着突如其来一声粗暴的怒吼,他疯狂地挣扎,直到护士急忙在他的静脉注射了麻醉剂。
医生叹了口气,闭上了他天蓝的眼睛。
他挥了挥手打发掉了护士和疯子,从抽屉最里层拿出了一张精裱的相片。上面的人全身赤裸,眼睛僵硬地望着天,苍白的皮肤里几乎可以看见让他发疯的血管,对着镜头笑。
琼斯医生对那个王耀有着亚当夏娃对禁果的好奇,王耀身上有他不能抵抗的引诱,他是禁果也是毒蛇。他知道自己要不惜一切。因为伊甸园和地狱在于他并没有区别,王耀是他的心跳,他要带着生死的爱情向天堂沉沦。
千方百计的预谋与追求,一遍又一遍的肉麻情话。他用尽一切伪装。
直到他开始分不清自己的手段和目的。直到禁果开始慢慢变质,流出病态和虫害。直到他毁了王耀。直到现在他毁了自己。
他现在想敲碎自己的肋骨。他捻灭了烟头,没有注意到门外护士病患们的尖叫和黑滚滚的浓烟,以及吞灭一切的火舌。
王耀用尽全身的力气醒来,接着掏出刻着A&Y的打火机。
他之前在犹豫,但医生给了他答案。
他在被火燃烧时着魔似的呓语道:
”我们最终只是亚当和夏娃。“

End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突如其来的产物,很棒的联文!(如果能看懂的话就更好了...
下面有请作者们在评论区阐述自己的写文理念。

祝:七夕静好。

(某管理说等睡醒还有一篇肉版的七夕贺文要发(没办法群里小天使太高产

评论
热度(76)

© 不喂飞老师吃死杠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